<ruby id="kezht"></ruby>
    <nav id="kezht"></nav>
    1. <nav id="kezht"><listing id="kezht"></listing></nav>
    2. <table id="kezht"><small id="kezht"><big id="kezht"></big></small></table>
    3. <nav id="kezht"><optgroup id="kezht"></optgroup></nav>
      1. 
        
        <nav id="kezht"><listing id="kezht"></listing></nav>
          常州交通事故賠償

          新聞分類

          業務領域

          聯系我們

          江蘇常律律師事務所

          電 話:13775054662

          手   機:18115006881

          地 址:常州武進區新城帝景辦公樓花園37幢504室

          網  址:  www.jstfs.com

          協議離婚后7年發現孩子非親生,能要求撤銷離婚協議重新分割財產嗎?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中心 >> 法律知識

          協議離婚后7年發現孩子非親生,能要求撤銷離婚協議重新分割財產嗎?

          發布日期:2021-04-07 作者:江蘇常律律師事務所 點擊:


                案號

           

            案由:離婚后財產糾紛

           

            案號:(2020)滬02民終XXXXX

           

           ?。ò咐齺碓从诓门形臅W,均為化名)

           

            一審訴訟請求

           

            甲男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

           

            1.依法重新分割甲男與乙女婚姻存續期間夫妻共同財產,即出售房屋的售房款,甲男要求取得70%131.6萬元[(228-40)0.7];

           

            2.判令乙女賠償甲男撫養丙的支出553,300元,其中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乙女支付的撫養費按照每月3,000元計算,離婚后至20198月期間的撫養費按照每月6,000元計算;

           

            3.判令乙女賠償甲男親子鑒定費用2,400元;

           

            4.判令乙女賠償甲男精神撫慰金80,000元。

           

            一審認定事實

           

            甲男與乙女原系夫妻關系,于200710月登記結婚,于2011323日生育一女名丙,于20121218日辦理離婚登記。

           

            離婚當日,雙方簽訂離婚協議,其中第一條子女撫養約定:()隨甲男共同生活,女兒丙生活費、教育費、醫療費、保險費由甲男承擔,直至付到女兒丙年滿十八歲為止,年滿十八歲之后的費用由我們雙方另行協商。第二條財產分割約定:雙方離婚后將房屋歸女方乙女所有,上述房地產剩余的貸款由女方乙女負責償還;雙方共同共有機動車壹輛,雙方離婚后將上述機動車歸男方甲男所有,剩余的上述購車貸款由男方甲男負責償還。

           

            201978日,司法鑒定中心鑒定意見為:依據現有資料和DNA分析結果,排除甲男為丙的生物學父親。鑒定費2,400元。

           

            201212月至20198月期間,丙隨甲男共同生活并由甲男負擔撫養費。

           

            20093月,甲男與案外人共同申請投資設立A公司,注冊資本50萬元。甲男系四股東之一,任公司監事,實繳出資2.5萬元。20095月,A公司增加注冊資本至500萬元,甲男實繳出資共計125萬元,股權比例25%。20168月,甲男持股比例變更為33.34%,實繳出資共計166.7萬元。

           

            201384日,甲男、乙女與案外人簽訂合同,約定甲男、乙女將房屋出售,轉讓價款160萬元。

           

            甲男、乙女離婚后,房屋剩余貸款由乙女清償,乙女共計返還商業貸款258,254.43元,其中本金254,133.9元;返還公積金貸款151,648.45元,其中本金149,294.88元,合計返還本金403,428.78元。

           

            凱迪拉克牌小型越野客車于201110月購買,于201111月登記于甲男名下,購買價格538,000元,貸款30萬元。

           

            一審法院裁判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雙方爭議焦點有三:1.乙女是否有過錯;2.撫養費如何賠償;3.離婚協議中已履行完畢的財產分割是否應重新調整。分述如下:

           

            夫妻間負有相互忠實的義務,夫妻雙方應彼此尊重,謹慎處理異性交友方式,妥善把控異性交往分寸。乙女在與甲男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隱瞞甲男,與他人發生關系致懷孕生女。雖乙女辯解僅與其他異性在酒后有過一次性行為,對丙非甲男之女其亦不知情;甲男婚內出軌,對乙女漠不關心,乙女心生郁悶才致酒后意外,故甲男是婚姻的過錯方,乙女并無過錯。但乙女作為行為能力正常的成年女性,應當知道自我保護,不受強迫與他人發生性關系;也應知道與他人發生性關系可能導致懷孕的結果;更應清楚婚內與其他異性發生性關系是對婚姻的不忠,與發生關系的次數、時間無關。一審法院根據本案確認的乙女與其他異性發生關系,并生育一女的某某,認定乙女對甲男、乙女的婚姻負有過錯。

           

            甲男、乙女系協議離婚,甲男誤以為丙是其親生女兒,故在離婚協議中與乙女約定由甲男撫養丙并獨自承擔丙十八歲前的撫養費?,F甲男發現丙與其無血緣關系,其對丙無撫養義務,甲男要求乙女返還撫養費符合法律規定。具體計算標準如下:20113月至201212月甲男、乙女夫妻關系存續期間,甲男、乙女共同撫養丙,共負撫養費,乙女應將甲男負擔的一半撫養費返還甲男。201212月至20199月期間,根據離婚協議約定,丙由甲男一人撫養,其開銷由甲男一人負擔,乙女應將此期間丙的撫養費全額返還甲男。至于乙女辯稱離婚后雙方輪流撫養丙,無事實依據,不予采信。僅依據乙女提供的銀行賬單,無法推定相應消費內容與丙相關或屬于丙的必要開銷,且部分賬單的支付者并非乙女。即便確為丙開銷,乙女作為丙的親生母親,為女兒購買衣物食品,帶女兒旅行出游,支付補習班費用等亦屬人之常情,不予扣除。甲男在與丙的長期共同生活中,無法保留每筆開支的憑證,結合甲男收入水平及孩子生活所需,參考上海市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酌定甲男為丙支付的撫養費總額為30萬元。

           

            父母分別、家庭破裂,對年幼的孩子已是打擊;而對自己疼愛有加,陪伴、撫養自己多年的父親竟非親生父親,勢必對孩子稚嫩的心靈再次造成重創。但稚子無辜,成年人的錯誤不該由年幼的孩子來承擔。甲男多年來給予孩子的情感付出和關愛呵護亦非金錢可以衡量。望雙方盡早放下成見與怨恨,從孩子利益出發,考慮孩子將來生活,不過分計較于撫養費的金額得失,理性對待撫養費返還問題,乙女應給予孩子更多的正向引導,甲男可繼續給予孩子關愛,讓丙繼續在親情守護下健康成長。

           

            針對甲男的精神損害賠償請求,因乙女隱瞞婚內曾與他人發生關系,甲男誤以為乙女所生之女為其親生,在離婚后獨自撫養實際與其無血緣關系的孩子多年,乙女的行為對甲男造成了的極大的精神打擊,甲男要求精神損害賠償,符合法律解釋精神,可予支持。具體金額,一審法院酌定為4萬元。

           

            關于甲男、乙女離婚協議中的財產分配。一審法院認可乙女辯稱離婚協議中的子女撫養和財產分割屬相互獨立的條款的意見,也認可孩子撫養權的歸屬不直接影響夫妻財產分割的約定。但在離婚過程中,婚姻的解除、婚生子女的撫養、夫妻共同財產的分割同為離婚重要事項,需要統籌、綜合考量。雙方離婚協議涉及分配的財產主要為房屋及凱迪拉克越野車。離婚協議約定:房屋歸乙女所有,剩余貸款由乙女負責清償;凱迪拉克越野車歸甲男所有,剩余貸款由甲男負責清償。從價值上看,乙女分得的財產較多。甲男稱其為爭取撫養權對乙女讓步了財產權利,乙女辯稱因甲男出軌在先故堅持要甲男撫養孩子,均符合情理。但因乙女過錯,甲男對孩子血緣存在重大誤判,足以影響其離婚事項決斷。甲男基于該重大誤解作出的離婚財產分配方案并非其真實的意思表示?,F甲男作出上述財產權利處分的基礎條件完全喪失,甲男據此主張重新調整財產分割方案,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關于房屋實際出售價值一節。房屋于20133月第一次簽訂買賣合同,約定的售房款為210萬元。20138月,第一次網簽因買受方違約撤銷,乙女隨即以160萬元的合同價格再次出售該房屋。對此,甲男主張第二份合同實際為第一任買受人借名所購,實際售房價值即為第一份合同約定的210萬元,乙女還收取了違約金18萬元。乙女則堅稱其在出售房屋過程中僅獲價款160萬元??紤]2013年上海房地產市場行情波動情況以及商業交往的一般慣例,乙女在第一任買受方違約的情況下,將東波路房屋降價50萬元急售,且未向第一任買受方主張價差損失,有違常理。一審法院認可甲男陳述的賣房過程更具可信度。乙女拒不提供售房真實信息,拒不告知實際售房款額,一審法院將以甲男所述作為本案參考依據,采信實際出售價為210萬元,不利后果由乙女自行負擔。

           

            至于甲男持有A公司25%的股權,甲男、乙女的離婚協議中未有涉及,乙女提出幾種觀點:離婚時,因甲男婚內出軌,存在過錯,自愿放棄了房屋的權利,故乙女相應讓渡了公司股權。但乙女的該辯稱意見遭甲男否認,乙女又未能提供相應證據佐證,故一審法院對乙女的該辯稱意見難以采信。②A公司的股權在雙方離婚時未作處理,現甲男提出對離婚協議中的財產分配進行調整,則乙女亦要求對公司股權進行分割。針對該意見,甲男認為乙女的分割請求應受到法定時效限制。一審法院認為,乙女的兩種辯稱意見彼此矛盾,此外,乙女在客觀上未提供證據證明甲男因持有該股份獲得分紅,亦未證明離婚時甲男所持公司股權的市值,且公司股權不僅具有資合性,亦具有人合性,涉及公司其他股東權益,一審法院不宜徑行分割處分。

           

            關于乙女抗辯的除斥期間,相關司法解釋確對離婚后一方請求變更或撤銷財產分割協議規定了一年的除斥期間。但該條款的適用前提是夫妻離婚時基于真實的意思表示作出財產分割安排而事后反悔的情況。而本案乙女隱瞞其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與其他異性發生過性行為,甲男無從知曉孩子非親生,進而導致其未能及時行使撤銷或變更的權利。若繼續機械適用司法解釋關于除斥期間的規定,對甲男顯失公平,有違法律精神。故乙女認為甲男要求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財產的訴訟請求已超過法定期間的抗辯,一審法院不予認可。

           

            綜上,一審法院對離婚協議中載明的車輛、房產,基于在案查明的某某,考慮乙女離婚時實際過錯情況,對雙方財產分配酌情進行調整,由乙女向甲男支付財產分割款80萬元。雙方對乙女賠償甲男鑒定費2,400元意見一致,一審法院予以照準。

           

            綜上所述,甲男主張分割房屋售房款,要求乙女賠償撫養費、精神撫慰金及親子鑒定費均符合法律規定,對雙方爭議部分,一審法院依照雙方提供證據依法調整金額。依照《民法總則》第五條、第七條、第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三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條、第九條、第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執行程序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百一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三條、第四十八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乙女支付甲男財產分割款80萬元;

           

            二、乙女返還甲男所支付的撫養費30萬元;

           

            三、乙女支付甲男精神損害撫慰金4萬元;

           

            四、乙女支付甲男親子鑒定費2,400元;

           

            五、甲男的其他訴訟請求不予支持;上述一至四項,合計1,142,400元,乙女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履行。

           

            上訴一

           

            甲男上訴事實和理由:

           

            一、甲男僅要求重新分割房屋的售房款,并未主張分割車輛。車輛已經處分完畢,不應重新分割。股權已經分割完畢,不屬于《自愿離婚協議書》(以下簡稱離婚協議)處分范圍,不應當重新調整,該部分同意一審法院觀點。

           

            二、房屋出售款的分割顯失公平,違反了任何人不能從自己錯誤的行為中獲益的法律原則。乙女出售房屋后又購買新房屋,從欺詐行為中獲利幾百萬元,甲男僅主張分割房屋出售款扣除離婚后乙女還貸部分的70%,即131.6萬元,但一審法院僅支持了80萬元。

           

            三、一審法院支持返還的撫養費金額遠遠低于甲男實際支出的撫養費。甲男在撫養孩子的過程中投入了大量的資金和精力,特別是教育上,返還撫養費的標準應當為每月6,000元。如果按照人均消費支出作為標準計算撫養費,亦應當全部按照2019年上海市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48,272元為標準計算。

           

            請求二審法院支持甲男的上訴請求,駁回乙女的上訴請求。

           

            上訴二

           

            乙女上訴事實和理由:

           

            一、雖然孩子經鑒定并非甲男親生,但乙女并非有意為之,這與甲男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長期與婚外異性保持不正當關系,對乙女漠不關心有極大關聯,即便乙女系過錯方,甲男也對此有責任。

           

            二、離婚協議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未違反法律等強制性規定,且在雙方簽訂該協議時,乙女對女兒并非甲男親生一事并不知情,雙方對共同財產分配與孩子的撫養并不相關,甲男同意將房屋歸乙女所有,并非要爭取撫養權,而是考慮到乙女未主張分割其名下的公司股權。因此,結合雙方財產分配結果來看,離婚協議對財產的分配并不存在顯失公平的情形。此外,根據法律規定,離婚協議反悔期只有一年,且甲男無證據證明,在簽訂合同時,乙女存在欺詐、脅迫等情形。故一審法院重新分割雙方共同財產于法無據。同時,關于房屋的實際出售款,一審法院僅僅憑借甲男的口頭陳述即斷定實際價值為210萬元,有違常理。即使需要重新分配雙方共同財產,也應當結合車輛以及股權價值進行綜合考量,車輛的價值是53.8萬元,并非35.8萬元,車牌價值6.9萬元亦沒有體現,貸款30萬元亦沒有證據佐證,故80萬元的財產分割款明顯過高。

           

            三、關于撫養費賠償問題,雖然離婚協議約定孩子隨甲男共同生活,并由其負擔撫養費。但事實上,孩子由男女雙方輪流照顧,甲男對于撫養費也未提供相應開支憑證予以佐證,且甲男再婚還生育過一個子女,法院應當查明甲男的實際收入情況。根據法律規定,子女撫養費的數額,可根據子女的實際需要、父母雙方的負擔能力和當地的實際生活水平確定。因此,考慮到實際輪流撫養的情況,且乙女已承擔了一半以上的撫養費支出,甲男實際撫養2個孩子,因此一審法院最終酌定撫養費的數額明顯過高。

           

            四、關于精神損害撫慰金,一審法院一味強調乙女系過錯方,但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甲男多次出軌給乙女造成了極大的精神重創,因此即便乙女有過錯,一審法院酌定的精神損害撫慰金過高。此外,關于鑒定費,乙女同意支付。請求二審法院支持乙女的上訴請求,駁回甲男的上訴請求。

           

            二審法院裁判

           

            本院審理中,乙女表示,其認為離婚協議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不存在顯失公平問題,故夫妻共同財產不應當重新分割,但其從情理以及公平角度出發,愿意補償甲男20萬元。

           

            本院認為,本案二審爭議焦點有四:一是乙女是否具有過錯;二是雙方夫妻共同財產是否需要重新分割;三是一審確定的返還撫養費金額是否合理;四是一審確定的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金額是否合理。

           

            關于爭議焦點一。在乙女與甲男的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乙女與婚外其他異性發生關系,并生育一女,故其對二人的婚姻負有過錯,一審法院對此已進行詳細論述,本院不再贅述。

           

            關于爭議焦點二。本院認為,雙方共同財產不宜重新分割,理由如下:

           

            首先,甲男無論主張因重大誤解或對方欺詐而要求撤銷離婚協議,均應受到除斥期間的約束。根據法律規定,當事人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事由之日起一年內、重大誤解的當事人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事由之日起三個月內沒有行使撤銷權的,撤銷權消滅。當事人自民事法律行為發生之日起五年內沒有行使撤銷權的,撤銷權消滅。20121218日雙方簽訂了離婚協議,直至20205月,甲男才起訴要求撤銷該協議,已經超過最長的除斥期間,故撤銷權業已消滅。雖然一審法院鑒于本案特殊情形,即甲男于20198月經親子鑒定才知道孩子并非親生,對于甲男要求對雙方的共同財產重新予以分割的訴請進行了審理,但仍應對上述請求是否成立嚴格審查。

           

            其次,從離婚時財產分割來看,甲男主張乙女在離婚時隱瞞重大事項致其在離婚的財產分配以及孩子撫養問題上作出錯誤意思表示。而乙女則認為孩子撫養與財產分割是兩個相對獨立的事項,結合雙方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的房產、車輛及公司股權等具體財產,雙方離婚時的財產分割是公平合理的,故不應當重新分割共同財產。

           

            本院認為,雖然乙女稱其對孩子非甲男親生并不知情,其并非故意隱瞞該事實,但乙女作為成年女性,應當知道與異性發生性行為可能導致懷孕生子,其在離婚時未主動告知該事項確實使得甲男對孩子的血緣問題產生了重大誤判。但甲男對孩子血緣的誤解與其在離婚時夫妻共同財產的處分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系,值得探討。從孩子撫養權歸屬與財產分割的關聯性來看,離婚協議約定孩子歸甲男撫養并自行負擔撫養費,房屋歸乙女所有,對此,甲男稱其為爭取撫養權對乙女讓步了財產權利,雖然該說法尚符合情理,但不具有邏輯上的必然性。離婚時,除離婚協議約定甲男分得車輛并負責償還車輛貸款,乙女分得房屋并負責償還房屋貸款外,雙方均認可甲男名下A公司股權歸甲男所有,該股權未再作分割,故從雙方實際共同的財產分割結果來看,雙方所分得的財產并未明顯失衡,尚難以看出甲男對乙女進行了財產讓步,亦難以看出孩子血緣對雙方的離婚財產分割具有重大影響。否則,甲男認為公司的股權雙方已經處分完畢難有合理解釋,亦會引發新的訴訟。何況,孩子歸甲男撫養并由其負擔全部撫養費,其亦缺乏在財產上進行再次讓步的必要性。據此,甲男認為其對孩子血緣的錯誤認知而在財產分割上作出錯誤處分的意見,缺乏依據,本院難以采納。

           

            綜合以上兩點,本院認為,甲男要求重新分割雙方共同財產的請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至于在本院審理中,乙女愿意補償甲男20萬元,系其對自身權利的處分,亦屬合理,本院予以確認。

           

            關于爭議焦點三。因甲男與丙并無血緣關系,其對丙沒有撫養義務,故甲男有權要求乙女返還孩子撫養費,即乙女應當將婚姻關系存續期間負擔的一半撫養費以及離婚后全部撫養費返還給甲男。至于撫養費返還數額,一審法院結合甲男收入水平及孩子生活所需,參考上海市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酌定甲男為丙支付的撫養費總額為30萬元,尚屬合理,本院予以認可。甲男認為應當按照每月6,000元的標準返還撫養費,而乙女則認為丙實際由雙方輪流撫養,一審法院酌定金額明顯過高,雙方的上訴意見均缺乏事實依據,本院均難以采納。

           

            關于爭議焦點四。因乙女在離婚時未告知其曾與他人發生關系,甲男誤以為丙為其親生,在離婚后獨自撫養丙,直至多年后才發現丙與其并無血緣關系,乙女的行為確對甲男造成了極大的精神打擊,甲男有權要求乙女支付精神損害賠償金。一審法院酌定精神損害賠償金為4萬元,尚屬合理,本院予以認可。乙女認為精神損害賠償金過高,無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此外,關于鑒定費的承擔,雙方均無異議,本院予以維持。

           

            綜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時間效力的若干規定》第一條、201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五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上海市虹口區人民法院(2020)0109民初XXXXX號民事判決;

           

            二、乙女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支付甲男補償款人民幣200,000元;

           

            三、乙女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返還甲男所支付的撫養費人民幣300,000元;

           

            四、乙女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支付甲男精神損害撫慰金人民幣40,000元;

           

            五、乙女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支付甲男親子鑒定費人民幣2,400元;

           

            六、甲男的其他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本文網址:http://www.jstfs.com/news/505.html

          關鍵詞:

          最近瀏覽:

        1. 聯系電話
          13813509198
        2. 在線留言
        3. 在線咨詢
          微信打字赚钱平台30元-网赚钱项目